首页 > 今日临沂 > 人物 > 正文

吴月文:风雨中绽放的铿锵玫瑰

核心提示: 吴月文,是临沂市公安高速交警支队费县大队一名女民警。28岁的她,已是一个一岁孩子的妈妈,外表看起来娇柔瘦弱,却是一名有着八年警龄且身兼数职的“老交警”。八年来,她在平凡的岗位上,用爱心、信心、决心谱写出铿锵玫瑰的优美旋律,用坚守和大爱诠释了新时期沂蒙公安精神。

吴月文,是临沂市公安高速交警支队费县大队一名女民警。28岁的她,已是一个一岁孩子的妈妈,外表看起来娇柔瘦弱,却是一名有着八年警龄且身兼数职的“老交警”。八年来,她在平凡的岗位上,用爱心、信心、决心谱写出铿锵玫瑰的优美旋律,用坚守和大爱诠释了新时期沂蒙公安精神。

mmexport1508992593340

(吴月文与孩子)

留给家人更多的,是她匆匆的背影

2009年,吴月文从山东警察学院毕业后,经过公务员考试后进入高速交警支队费县大队成为一名交通警察。

从警8年,她凭一股拼劲,逐渐成长为单位综合岗位的一名骨干。今年5月以来,因工作需要,吴月文又抽调到费县交警大队信访室工作,除了负责费县高速大队的综合、宣传、内勤岗位工作,还兼顾费县交警大队的综合、信访等工作。特别是十九大安保开始以来,吴月文身兼数职,工作任务重,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。而丈夫田昊也和她是一个单位,是事故处理中队大案组的一名民警。夫妻二人平时各自忙绿工作,就像两条平行线,很少有共同时间相聚在家陪伴孩子。吴月文只好请妈妈来帮他们照看孩子。

10月6日,吴月文和同事在日兰高速费县出口开展执法现场直播,她用甜美的微笑、亲切的话语把交通法规和安全知识传递给大家,教育引导驾驶人遵规出行。等直播结束后,她一转身猛然发现不远处的路边,她那不到一岁的儿子正站在那里,用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。看到这一幕,吴月文三步并作两步,走到儿子跟前,弯下腰一下子把儿子抱在了怀里……

原来,那天早上六点多,她就从家里匆忙离开了,为的是提前到单位上班,准备好了直播解说稿,又整理了两份材料,8点半她准时出现在高速收费站出口的执法直播现场。

因为吴月文从家里走的时候,儿子还在睡梦中,等到儿子醒了找不到妈妈,就开始一直哭闹。没办法。吴月文的妈妈只好带着孩子开车到直播现场。

这不过是无数个日子里平凡的一天。

单位里,随处都能看到她忙绿的身影

“肯钻、爱拼、能干、主动”是单位领导和同事对吴月文的一致评价。

在吴月文看来,每件工作只要干就要干好,在她从事综合岗位工作时,她从最基础的文件收发着手,自己总结撰写了一套文稿起草、公文办理、公文校核、网络信息管理等经验做法。

每天,在单位各个科室站所,都会看到她忙绿的身影。

在高速大队宣传工作中,她全面负责内宣和外宣工作,起初刚接触外宣工作时,由于不是科班出身加上经验不足,吴月文主动上网查阅宣传方面的书籍、视频等资料,还报名参加了远程兴趣辅导班。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,她终于了从“门外汉”变成了半个行家,宣传工作做的也是有声有色。

今年5月,她又开始从事费县交警大队的信访工作,这对她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。为此,她认真学习研究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》、《信访条例》等相关法律规定,遇到棘手的问题及时向信访局业务骨干请教。实际工作中,经常换位思考,认真倾听信访人诉求,积极帮助信访人落实情况,及时处理群众咨询求助。

7月25日,一名诉求人通过电话求助:他家有个亲戚受伤断指,急需到临沂骨科医院救治,但是家人都不知道去医院的路,当时诉求人拨打费县大队信访室电话求助,吴月文第一时间协调大队值班民警迅速出警,及时护送伤者就医。这名诉求人事后对吴月文再三表示感谢。

在吴月文看来,群众的事都是大事,一刻也不能耽误。一次一名大货车司机,来反映自己的货车因为超载被扣留,但是车上装载的是板皮,气象预报说可能要下雨。吴月文听到这情况后,马上去找领导汇报,然后陪着司机去违法处理办公室开具了放车单。等司机把车开走后,过了一会果然下起了大雨。第二天,司机打电话到单位特意表示感谢。

 留给他人的,是一片赤诚的爱心

深受家庭的影响,吴月文充满了爱心。2016年年初,吴月文了解到费县梁邱镇有一对姐弟,家庭遭遇十分不幸,父亲因车祸脑损伤留下后遗症,母亲离家出走,杳无音讯,家里生活十分困难。姐姐夏雨在读小学六年级,弟弟上幼儿园。吴月文和丈夫便主动联系去走访,开始承担了这对姐弟的学费和生活费,逢年过节还会给他们买衣服、礼物等。今年年初,吴月文又和丈夫又了解到,5岁男孩田海宇的父亲上山干农活时不慎从山上摔下,导致高位截瘫,母亲抛下年幼的儿子不知去向。平时小海宇就跟伯父生活,而他伯父家有三个孩子,家庭生活也很拮据。吴月文和丈夫对小海宇进行了资助。

吴月文打心底里爱着这身警服,爱着岗位,也深深爱着家人。但是她的爱却屡屡“漏了”家人。丈夫田昊除了白天正常上班外,3天就要值一个24小时的班,平时常常也是加班加点到深夜,两人能见面一起吃顿饭都是极其奢侈的。儿子还不到一岁,吴月文常常自责自己对儿子的陪伴少之又少,常听孩子的姥姥说,每次小家伙醒了都每个卧室一遍一遍的找妈妈。

9月28日,吴月文的姥姥去世了。姥姥从小就十分疼爱她,而在老人临终之际竟然没能见到最后一面,让她深感愧疚。参加老人葬礼后,他们又要急忙赶回单位,吴月文是因为接到一次直播任务,而丈夫则是因为要出发去外地办案……

( 通讯员  吴云富 )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suntong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