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今日临沂 > 社会 > 事件 > 正文

高架路工地的建筑工人:为了生活他们依然在坚守

又是一年中秋时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然而,对于奋斗在双岭路高架路工程的2000多名建筑工人来说,回家团圆成为一种奢望。14日,记者来到工地现场,聆听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工人,讲述自己的“中秋故事”。

28岁贵州小伙卢恩红:今年我们全家在工地过节”

28岁的卢恩红老家在贵州毕节。3年前,他跟随劳务公司来到临沂。“前两年是在陶然路沂河大桥施工工地打工,工程结束后来到这里,从事工程支架、模板等工作。”瘦小的身躯,黝黑的皮肤,卢恩红14岁时就和老乡一起赶赴全国各地的工地打工。

“以前自己出来打工的时候,每到节日就特别想家、想爸爸妈妈。”但工期紧、路程远、费用高,让年幼的他把想家的眼泪往肚子里咽。“从山东回老家,坐火车到贵阳的话就要37个小时,再坐汽车回到毕节,又要2个多小时。来回路上的费用就要1000多块钱。”卢恩红说。

结婚以后,卢恩红考虑到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,索性把家搬到了工地。现在,卢恩红和妻子、两个孩子,以及爸爸妈妈都住在工地宿舍里。“爸爸妈妈也在工地打工,老婆专职带孩子。”提起一家人的团聚,卢恩红很是开心。

又到中秋节了。作为穿青族人,卢恩红一家特别重视这个节日。“根据工地的安排,上午施工结束后,下午聚餐休息。”卢恩红说,趁着下午放假休息的时间,他想带着一家老小去市里逛一逛,陪着孩子好好玩玩。

43岁安徽汉子徐啸天:20多年,一直和家人分开

“我得有七八年没在家过中秋节了吧。”提起中秋节团圆,43岁的徐啸天仔细回忆着,可能最近一次在家里过中秋也得是七八年前了。

徐啸天的老家在安徽省合肥市,和临沂相距500多公里。比起贵州、云南等地来说已经不算太远,但作为劳务公司的负责人,他管着200多个农民工,必须守在工地,和工友们同吃同住。

“上海、江苏、浙江……这么多年,干过的工地太多了。”和工地上大多数的农民工一样,徐啸天从十七八岁就踏进了工地的大门,如今已经把自己25年的青春贡献给工地。20多年以来,一直和家人分开,结婚后又和妻子两地分居。

“春节,我一定回家过节。”和家里的父母打电话时,他做出了承诺,坦言心中充满了愧疚。“其实最害怕半夜听到手机来电。”徐啸天72岁的父亲患有心脏病,有时病情发作,孤独无援的母亲只能选择给他打电话。尽管电话里仔细嘱咐母亲如何抢救、如何护理,但徐啸天仍是放心不下。“毕竟不在身边,心里担心得很,有时候半夜打来电话,下半夜根本睡不着。”他说。

而今年19岁的儿子,马上要高考了,也是徐啸天心里最大的牵挂。“挺羡慕那些像朋友一样的父子。”徐啸天说,一年回家一次,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,心里总是很愧疚。

28岁陕西小伙徐强:最近一次在家里过春节是2010年

今年8月份,来自陕西汉中的28岁的徐强,来到双岭路高架路项目工地。一个月过去了,小伙子刚刚适应工地的生活,又迎来了举家团圆、而他孤苦一人的中秋节。“过节了,我很想爸爸妈妈,可是也只就能想想。”徐强说。

徐强告诉记者,之前他在南方工厂打工,几年来回家的次数很少。“其实不仅中秋节回不了家,有时连春节也无法团聚。”徐强家里兄弟三人,哥哥在广东打工,弟弟在北京当兵。每年春节,他们兄弟三个就提前商量好,确保有一个人能回家陪父母过节。

“基本上,我每3年回家过一次春节。本来去年春节打算回家的,后来工期拖延,放假的时候都3月份了。”这样算起来,徐强最近一次在家里过春节应该是2010年。

与工地里夫妻档、父子档不同,徐强只身一人来到临沂,团圆时刻,更加思念家人。“中秋节聚餐那天,我要和工友们好好喝一场,睡一大觉。”或许这也是徐强缓解思乡情绪的最佳方式之一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孙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