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今日临沂 > 民生 > 维权 > 正文

郯城李庄:村里修路百余棵银杏树被刨 村民非议

为村里修路,原本是件好事,可郯城县李庄镇蒋庄村的村干部好心修路,却遭到了部分村民的非议。原来,在修路过程中,村干部没经过村民杨元亮同意,便将其栽种的树木刨挖。

村民反映:20多年树龄 银杏树被刨

5日上午,老家在郯城县李庄镇蒋庄村的居民杨元亮先生联系到了记者,表示他在老家老屋旁栽种的3棵银杏树和1棵柿子树因村里修路被砍伐,“树龄最大的那棵银杏树都20多年了,树上挂的果有百多斤,村委也不通知,说刨就给刨了,多可惜呀。我听说不光我们家,只要沿路的树都给刨了,百十棵都不止。”

杨先生告诉记者,村里修路他举双手赞成,用他的话说,只要修路有需要,别说砍几棵树,就是把老房子拆了他都不会皱一皱眉头,“可问题是,我种的几棵树根本不碍修路什么事,我回去看过了,没必要刨掉。我也跟村干部说过,能保留尽量保留,银杏树成材不容易,村里留几棵大树既能遮阴纳凉,又能绿化环境,多好的事啊。”

照这么说,村委修路刨树的事情杨先生是知道的,那为什么又说村里并没有通知他呢?“村里确实没有通知我本人。”杨先生解释说,他老家在郯城,现在临沂工作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老家看看,“9月2日,我老家的三弟打电话告诉我,说村里要修路,路两边栽种的树都要刨掉,让我回去一趟,看看老屋旁边栽种的那几棵树怎么处理。”杨先生说,9月3日中午下班后,他特意赶回了老家,找到了村主任,询问他老屋旁的几棵树到底妨碍不妨碍修路,当时,村主任答复他说“不妨碍”,但村主任又说“别人家的都得刨”,“当时我告诉他,如果我的树确实不妨碍修路的话,能保留尽量给我保留。3日中午,我三弟又给我打电话,说树已经给刨了,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?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被刨掉的那几棵树怎么样了,还能不能重新栽种。”

记者探访:老路翻修迫在眉睫 沿途障碍一律清除

5日中午,记者跟随杨先生来到了他的老家——郯城县李庄镇蒋庄村。村里一片热火朝天修路的场景,路两边栽种的树木全部被刨挖一空,随意地抛在路边。杨先生家里的几棵树也没能幸免,横在路边,其中的一棵银杏树上已经挂满了果实,被过往车辆碾碎了一地。

记者目测了一下,这棵树的直径大概在30厘米左右,树龄至少有20年了。“白搭了,根都都给刨断了,树冠也给车压得不成样子,再栽上也活不了了。要是刨深一点,多带点土,说不定换个地方栽上还能再活。银杏浑身都是宝,多可惜呀。”杨先生也是刚刚看到自家这几棵树的“惨状”,心疼不已。

蒋庄村的代理村委主任杨云涛正在现场指挥修路,他告诉记者,修路,是村里迫在眉睫的事情,“我们计划先把路面整平,然后撒上一层土渣,最上面再铺上一层石子,用压路机压平。路两边的排水沟也要重新开挖、疏通、拓宽,两条排水沟中间不留任何障碍物,不管是村民的菜园、还是树木,甚至是建筑物,全部清除干净,我必须做到一视同仁。”

杨云涛告诉记者,村里的老路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修的,经过几十年的人来车往,早已破损得不成样子,路面坑洼不平,积水严重,遇到下大雨,别说过车,人都没法走。

“路确实该修了,再不修没法走了,一下雨雨水都往堂屋里灌。”采访中,有村民对记者说道。在走访的过程中,记者了解到,其实多数村民对刨树修路还是抱支持的观点的,80多岁高龄的村民杨廷义老人告诉记者,他门前栽种了几十年的一棵老绒花树这次也给刨了,“这棵树前阵子有人出800块钱要买,我都没舍得卖,这回也给刨了。不过,咱得顾全大局,还是修路重要。”

村干部叫屈:村委账上没有钱 前期至少自己垫付10万

不过,也有部分村民像杨元亮想的那样,认为将生长了几十年的树一刨了之,此种做法过于“简单粗暴”,“郯城是银杏之乡,我们村里栽种的大部分都是银杏树,树龄长的有20多年的,短的也有七八年了,当初栽种的树苗有的是村里发的,有的是自己买来种的,但管理原则是相同的,自家门前的树自己看护好。不论是自己种的树,还是村里发的树,这些年看着它们长起来,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,就这么用挖掘机给刨了,活不了了,实在是让人心疼。”有村民对记者说道。

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这些村路上的行道树多是栽种在路两边的排水渠附近的,原本不碍事。但因为扩建排水渠,一下子就显得碍手碍脚起来,“原来埋设的排水管直径不到30厘米,一下雨就堵,村里的水排不出去,遇到下大雨,这条南北主路上的积水能没过小腿。这次修路,平整路面是一方面,重修排水渠也很重要。”代理村委主任杨云涛告诉记者,这次埋设的排水管道直径在50厘米以上,埋沟的管道宽度至少要达到80厘米,“有些树绕一绕能过去,可如果这家要求绕,那家也要求绕,修路的进度怎么保证?增加的成本谁来出?所以说,只能这样,要清理就全部清理,我三叔家盖的房子因为妨碍修路,都让我拆了,他的损失不比几棵树要大得多?”

杨云涛感觉自己十分委屈,他代理村委主任不过1个多月的时间,刚上任就想为村里干点实事,没想到困难重重。“路修了快一个星期了,村委账上一分钱没有,我算了一下,路面不硬化,光垫平压实至少也得10万,这些钱都得我个人先垫上。路面硬化,我拿不出那么多钱,得申请上级拨款。”

蒋庄村党支部书记魏书记也表示,村里刨树修路是开会研究过的,是征得了全村90%以上的村民同意才开工的,“杨元亮因为不在本村居住,我们通知不到。”

尽管如此,杨元亮和部分村民仍然坚持,植树绿化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,挖树不是不可以,但必须征得他们本人同意,而不是如此粗暴地一刨了之,“我前阵子刚卖了一棵银杏树,十几年的树就卖了5000块。如果要刨,你可以提前告诉我,我找人挖出来移栽到别的地方,现在树都死了,损失谁来承担?”

◎相关新闻 砍伐、刨挖绿化植物须报批

村里栽种的树木村委是否有权私自处置?针对此事,5日下午,记者咨询了林业部门,据市林业局资源林政科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村里栽种的绿化植物,不管是冬青还是树木,如果要采伐,必须要到当地的林业管理部门提出申请,办理完采伐证之后才有权处置,否则便是一种违法行为。随后,记者联系了蒋庄村村委,代理村委主任杨云涛表示,对此规定并不知情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孙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