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今日临沂 > 拍客 > 事件 > 正文

“向钱葱”冲不动了 价格直线回落一车葱赔600多

“蒜你狠”、“向钱葱”在沉寂几年后,又在今年的春天卷土重来,而最近随着鲜葱上市,“向钱葱”价格开始直线回落,有临沂批发商坦言,他现在拉的葱,不仅不赚钱还赔钱,一车就亏600多元。

曾经:4根葱卖11.5元

19日中午,在沂蒙路一家大型超市,前来购物的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,蔬菜区域内,大葱被安置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。不仔细找还真找不到。价格标签上显示,大葱的价格是9.98元每公斤,而春葱的价格则是5.18元每公斤。

说起大葱的位置,超市工作人员小孙挠了挠头说,“葱的价格太高了,买的人也少,一天也就是卖出去三五份,只好将它挪到了偏一点的位置。”

而说起大葱的价格,该超市称重员张女士则是记忆犹新。“大葱的价格应该是从元宵节后涨起来的,元宵节前每斤价格在3元左右,从元宵节后大葱的价格就一天一个样,一直涨到了一斤8.99元,一斤涨了5元多。”

张女士还表示,她清楚地记得,有位顾客买了4根葱,称重后显示11.5元,平均一根葱2.8元。这位顾客看到价签后又把葱放回了原处。

“现在价格已经回落很多了,比最高价时,一公斤便宜了8元钱。”超市工作人员小孙对于大葱的价格也是非常关注,他说,特别是春葱上市对大葱价格的冲击更是明显,春葱价格相对便宜,市民更青睐选购春葱。

记者走访市区农贸市场发现,和超市相比,农贸市场葱的价格也比较统一,大葱的价格在每公斤10元,而春葱的价格每公斤5元到6元不等。

现在:有批发商一车亏600多元

“大葱靠的是走量,前段时间价格虽然上去了,但是销量却缩减了一半还多,现在大葱价格下跌了,销量却没有恢复,杂七杂八加起来,一车就得亏600多元,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。”在临沂市皇山蔬菜批发市场从事大葱批发生意的代先生告诉记者。

代先生表示,现在大葱多来自潍坊章丘,价格约每公斤7元,春葱的价格要便宜点,每公斤4元。“大葱最贵时候大概在元宵节前后,即使是我们这边一手批发价格,每斤也得在4元左右,经过中间商层层倒卖后,到了市民手里大约得每斤9元钱。春葱下来后,价格相较于原先已经下降了近一半。”

元宵节后“向钱葱”来袭,然而代先生却告诉记者,这波行情他起先赚了2万余元,但随着大葱价格回落,赚的钱已经悉数亏进去了,而且亏钱还在持续。代先生表示,大葱靠的是销量,以前价格平稳时,他每天能销售十几吨到二十吨左右的大葱,大葱每斤利润在3分钱到5分钱不等,每天利润能在一千多元。大葱价格上涨后,他的销量直线下滑,每天销量不到10吨,甚至有时候2天才卖10吨,当然高价格弥补了低销量,每趟车他还能赚2000元左右。

为了刺激销量,代先生也不敢将批发价格上涨太多。“之前一个沂南的客户每天能进4000斤葱,现在2天才进1000斤葱,利润少、销量少,加上人工、场地等成本,一车就亏600多元。”

 数据:葱的价格来了一次“过山车”

3月17日,大葱均价10.66元一公斤,4月17日,均价8.86元一公斤,这是物价部门近期采集的大葱均价,而这里的均价是来自市区三个零售市场,一个批发市场。比如大葱均价一公斤8.86元,并不是说大葱的零售价格就是这些,数据显示当天大葱的批发价是6.4元一公斤,而零售价则是9.66元一公斤。

临沂市物价局一工作人员表示,从他采集的蔬菜价格中不难看出,大葱价格来了一次“过山车”。而这次过山车的起点是在春节以后。这名工作人员记得,去年那次降雪之后,葱的价格开始上涨,一公斤从4元涨到了6元左右,有一位市民觉得大葱太贵了,还专门打投诉电话投诉。但是大葱的价格不仅没有走低,而是一直爬坡式的上涨。

春节过后,大葱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上涨,数据显示,2月5日,临沂大葱均价是9.18元一公斤,而到了2月21日的时候,均价已经涨到9.96元一公斤,直逼10元大关。到了3月17日,大葱均价到了10.66元一公斤,此后一直持续到3月21日,大葱的价格开始出现逐渐回落。

高秀吉是临沂汇丰农贸市场的一名采价员,她每天的工作除了采集蔬菜价格,还经营实体店和网店,销售各种蔬菜。她的实体店4月19日大葱的销售零售价格是9元一公斤,如果饭店拿货的话,一公斤还能再便宜四五毛钱。

“去年的这个时候,大葱一斤的零售价也就是在2元左右,今年飙升到了6元左右。”高秀吉说,比去年的价格翻了一番还多,这让不少市民望而退步。同样,高高在上的零售价,对于她来说也带来了销量的减少。好在现在春葱的上市,让大葱的疯狂也止住了脚步,现在葱价已经开始明显回落。

分析业内人士:价格只会降不会涨

为何“向钱葱”来袭,批发商们依旧在叫苦不迭?钱究竟流进了谁的口袋?未来大葱的价格又将何去何从?

“都说葱价贵,其实葱农并没有赚到钱,葱价也不是葱农搞上去的,也不是批发商推上去的,而是大葱承包商给炒上去的。”谈到今年“向钱葱”为何袭来,代先生说。代先生告诉记者,往年他都是在地头直接收购农户的大葱,而今年,他却只能向大葱承包商购买。

“大葱承包商大面积承包农户的大葱,按照每亩40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价格与农户直接买断大葱,并根据行情抬高了葱价,我们想拿到葱,只能按照承包商提出的价格。”代先生说,“往年大葱地头收购价格在7毛到1元左右,今年地头收购价格则上涨到了2元到3元左右。”

另外,代先生表示,除了承包商炒葱外,各地降雪和冷空气致使大葱减产少也是大葱价高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“春葱上市,经销商储存的冬季葱也在抓紧清库,未来大葱的价格应该会在稳定中降低,不可能再上涨了。”代先生说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孙同